“掃一掃”
CBF

王延軼、舒紅兵的夫妻那些事:師生戀與火箭式提拔


發布時間:2020-02-17 16:19:20    來源于:CBF聚焦網

摘要:17年前的2003年初,SARS病毒在中國大地上蔓延肆虐,為了加快病毒研究,推動了我國第一個P4實驗室,即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的建造。

2020.2.4

正月十一•周二

人們期盼青年才俊,但也害怕害群之馬。

 

17年前的2003年初,SARS病毒在中國大地上蔓延肆虐,為了加快病毒研究,推動了我國第一個P4實驗室,即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的建造。

P4實驗室結構和設施、安全操作規程、安全設備適用于對人體具有高度的危險性,通過氣溶膠途徑傳播或傳播途徑不明,目前尚無有效的疫苗或治療方法的致病微生物及其毒素。與上述情況類似的不明微生物接觸,也必須在 P4實驗室中進行,待有充分數據后再決定此種微生物或毒素應在 P4實驗室還是在較低級別的實驗室中處理。

正因為如此,有人把 P4實驗室叫做"魔鬼實驗室",這個實驗室中裝有特殊的空調系統,進入這里的空氣溫度與濕度都是預先設定好的,過濾程度達到99.999%,能保障空氣在整個環境中一小時循環多次。實驗室采用定向負壓系統,其核心區的壓強達到負40帕,這樣實驗室空氣的流動,只能是通過高效過濾器從外面進來,而保證實驗室內的空氣不向外流動。

武漢P4實驗室不但是當前國內最先進、安全等級最高的實驗室,也是亞洲首個P4實驗室,隸屬于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簡稱“武漢病毒所”)。

公開資料顯示,武漢病毒所:

擁有我國首個投入正式運行的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衛健委指定的“國家級保藏中心”微生物菌毒種保藏中心、國家非洲豬瘟區域實驗室、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與武漢大學共建)、中-荷-法無脊椎動物病毒學聯合開放實驗室、中國科學院高致病性病原生物學與生物安全重點實驗室、湖北省HIV初篩實驗室、湖北省病毒疾病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等研究技術平臺。

創建了具有現代化展示手段的我國唯一的“中國病毒標本館”,是第一批“全國青少年走進科學世界科技活動示范基地”。

由武漢病毒所主辦的英文期刊 Virologica Sinica 被SCI、PubMed等國際權威數據庫收錄,2019年影響因子2.467。

 

如此重要的國家級科研機構,其“掌門人”卻是僅為80后的王延軼博士。在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中肆虐之際,武漢病毒所又一次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1 所長背后的男人——院士舒紅兵

舒紅兵,重慶市榮昌縣人,中國科學院院士,發展中國家科學院院士,現任武漢大學副校長、醫學研究院院長。

1967年1月舒紅兵出生在重慶市榮昌縣的一個偏遠山村,9歲時母親去世,留下他、兩個妹妹和剛出生20天的弟弟,在政府和鄉親的幫助下,他最終以優異成績考上大學,再到美國留學獲博士學位,隨后在美國從事近10年的免疫學研究。

1987年他畢業于蘭州大學生物系,同年9月起到中國醫學科學院基礎所細胞研究室,從事逆轉錄病毒載體介導的基因轉移及其治療研究,1990年獲得碩士學位并赴美。

1990年到2005年,舒紅兵在美國呆了15年。他說:“出國那天,飛機起飛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一定會回國,因為我沒任何理由留在那,我絕不會加入美國國籍。”

他僅用兩年10個月就獲得埃默里大學博士學位,創造了該校生物醫學領域最短時間內獲得博士學位的紀錄,據說至今無人能破。

2005年,舒紅兵應聘成為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那時,他在美國已擁有自己的實驗室,每年幾百萬美元的實驗經費及多名博士后研究生。他甚至讓妻子中斷了在美國的博士學業,回國全身心投入武大生命科學學院的建設發展。2011年他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2012年當選發展中國家科學院院士。

盡管2005年舒紅兵的回國事件在各大媒體上盡量被描寫成有志之士報效祖國的勵志案例,但學術圈內對此卻褒貶不一。

在舒紅兵未回國之前,1998-2005年,曾任美國猶太醫學研究中心及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免疫學系助理教授、副教授,而在這期間的2000-2004年,舒紅兵還是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長江學者特聘教授。

根據教育部的規定,長江特聘教授原則上必須是全職教授,從海外直接應聘的特聘教授人選如有特殊情況,聘期內必須保證每年在甲方特聘教授崗位上工作時間不少于9個月。也就是說,被聘為長江特聘教授的人,必須放棄國外的終身教職,因為國外特別是美國的大學一般也都要求教授至少全職工作9個月以上,顯然,從舒紅兵的履歷看,時間上是沖突的。

所以,早在2006年8月便有網友發帖質疑北大的相關操作是否合規,也質疑其文中所提8位教授是否存在騙取國家經費問題,舒紅兵赫然在列。

 

關于對歸國人員能否做出特有貢獻的爭議,被兩位我國著名數學家丘成桐和田剛的爭端捅破了最后一層窗戶紙,而舒紅兵與田剛是同一年回國的海外人才,并且同被北大引進。

丘成桐在2013年2月的一次訪問中提及,北大教授不務實于科研,到處拉幫結派,謀取私利,教授不務正業,學生的水準普遍降低,好幾位由北大推薦到哈佛的所謂頂尖學生,到哈佛來不但表現不佳,甚至有的到后來連碩士資格都得不到。

丘成桐在后來的訪問中也提到中國國內的學術界風氣很壞,教授不教書,沒有真正專心於學術研究。教工工作評比標準單一、落后。更是直接指出國內大陸的教授和教育官員一起騙政府,說引進了多少國外人才,弄到一大筆錢,其實是謀取私利。

一石激起千層浪,丘成桐的言論立刻引起了國內外學術圈的討論。

目前,就連舒紅兵2011年評選院士一事都已經開始受到質疑。

2011年舒紅兵與同是海歸的施一公一同進入第二輪院士評選名單,但最終的結果是施一公落選,舒紅兵順利當選。因為第一輪被淘汰的饒毅曾將不熟諳人際關系作為其未能當選院士的因素之一,所以不少文章開始暗示,在當前院士評選體制下,與舒紅兵齊名,甚至學術成就更高的施一公、饒毅未能入選,而舒紅兵當選,就是因為舒紅兵走了后門。

 

盡管因為一封網傳饒毅寫給舒紅兵的信件而引起網友對院士入選標準產生質疑,但整體來說,以饒毅、田剛、施一公、舒紅兵等為代表的海外人才對國家科學建設起到了不可小覷的作用,即使是輿論風暴中心的舒紅兵也有十分耀眼的科學研究成果,不能因噎廢食而就此否定科學家的個人能力,尤其是科研貢獻。

2 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

網友爭論最多的王延軼博士,不但年紀輕輕便身居高位,而且有院士老公加持,不得不引起人們的猜測。

她是一名“80后”科研干部,此前任武漢病毒研究所副所長。2018年進入所長考核期。

作為一名年輕的研究員,她曾獲得中國免疫學青年學者獎、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國家百千萬人才工程“有突出貢獻中青年專家”、湖北省五四青年獎章、“中國科學院杰出青年”等獎項和榮譽稱號。2013年,她還入選了國家“萬人計劃”首批青年拔尖人才。2019年通過考核期,正式升任所長。

從目前的網上信息看,這位備受矚目的科學家私人信息被外界知之甚少,例如,王延軼籍貫是哪里?干部履歷是怎樣的?這些統統沒有。

有傳言,王延軼是西安鐵一中學畢業,以藝術生(拉大提琴)身份考上的北大,還曾在西安鐵一中學被當成優秀特長一手抓的典范宣傳。

但僅從王延軼的學術生涯看,就從未擺脫其老公舒紅兵的影響。

2000年9月,19歲的王延軼時考上了北京大學,在生命科學院生物科學專業讀本科。在這里,她認識了時年33歲的北大生命科學院長江學者特聘教授舒紅兵,后者是美國猶太醫學研究中心和科羅拉多大學健康科學中心免疫學系助理教授,上面提到,2000-2004年舒紅兵也是北大的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從時間上看,完整地陪伴了王延軼四年大學生活。

2004年大學本科畢業,王延軼來到了美國科羅拉多大學讀免疫學專業碩士,第二次投身到舒紅兵門下,后者已經在這里早一年當上了該專業的副教授,因為舒紅兵先生在北大任職期間,一直沒有放棄美國的教職。這也驗證了網友質疑其騙取國家科研經費的動機。

2006年8月,王延軼碩士畢業,第三次追尋舒紅兵,來到了武漢大學生命科學院任講師,因為后者一年前來到了這里,全職擔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院院長職務。

2012年1月20日,《人民日報》曾做題為《舒紅兵:“享受科學發現的快樂”》的報道:2005年武漢大學面向海內外公開招聘,舒紅兵參與競聘,成為生命科學學院院長。隨后不久,舒紅兵動員在美國讀博士的妻子提前回國,他則全身心投入學院建設和學科發展,從這里推斷兩人結婚時間可能是2005年?!堕L江日報》2011年12月一則報道中提及他們當時有一個4歲的女兒,說明兩人2007年已經生育,可以佐證上述推斷。

2007年,王延軼開始在丈夫任院長的武漢大學生命科學院攻讀了微生物學博士學位,三年后的2010年順利畢業。從其博士畢業論文中仍能看到舒紅兵的影子。

王延軼的博士論文題為《WDR5在VISA信號復合物組裝及細胞抗病毒反應中的作用機制》,雖然涉及諸多專業術語,但主要的研究內容其實是細胞在遭受外界病毒攻擊時內部的反應機制。

 

論文的第一個索引就是舒紅兵的《抗病毒天然免疫》,該書是舒紅兵在2009年出版的,而且如果稍一研究就能發現王延軼的博士論文內容與舒紅兵這本書的主旨極其相似,或者說就是其中的一章而已。

再看王延軼的其他論文。在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的官網上有舒紅兵的簡介,并附有主要論文成果,下圖截取了這些論文成果數量的一半,標注紅色的是出現“Wang YY”字樣的論文,很可能是王延軼的英文縮寫。

果不其然,網上關于王延軼的幾篇論文中提到了下圖中幾篇:

如果你仔細查閱就會發現,第一篇所謂代表性論文PNAS (2010) 107:815-820就是圖10中標注序號36的論文,第二篇代表性論文Molecular Cell (2005) 19:727-740就是標注26的論文,第三篇代表性論文PNAS (2011) 108:19341-19346就是標注43的論文。

如此一來,兩人的學術關系就幾乎親密無間了。

再看王延軼任職經歷。

2010年11月,剛剛拿到博士學位僅5個月的王延軼,直接成了武大的副教授,主營生命醫學,此時的院長正是舒紅兵。

2012年,王延軼到武漢病毒所,任病毒所分子免疫學學科組,研究員/學科組長,此時的舒紅兵是中科院院士。

2013年起舒紅兵任武漢大學副校長,并于2014兼任武漢大學醫學研究院院長,王延軼則于2014年7月-2015年6月掛職武漢市武昌區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此后,她于2014年9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病毒病理研究中心副主任,2014年12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長助理,2015年12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副所長,2017年6月當選湖北省青聯委員。

2018年是夫妻倆事業達到了新的高峰。這一年,舒紅兵成為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副部級的級別。同年10月,王延軼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長,致公黨武漢市副主任委員,正廳級級別。

來源:公眾號-青年金聲

(責任編輯:陳塵)

近期熱門資訊:




下载欢乐斗地主免费版 最简单平码公式算法 四川金七乐基本走势图 快乐扑克3走势图表 吉林十一选五 太阳城娱乐网站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 贵州11选5预测 四肖中特期期准出 福建省11选5的走 福建11选5前三遗漏